张树光个展——显像的绽出

厦门

前言

文/李子健

 

树光是个随性的人。不怎么用手机,一直喜欢面对面交流。谈到作品,时而滔滔不绝,时而欲言又止。他总是反复强调一点,即他的作品总是想要呈现那些言语之外不断变化的东西。

 

本次展览展出的作品皆选自他的《见无所见》系列。有别于一般我们对于摄影的理解,在这个系列的创作中,树光记录的是他在街头一系列创作行为的痕迹。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他骑着电动车在他非常熟悉的城市福州走街串巷,不断地观察与感受,然后寻找一些不被在意的城市墙面,将这些直觉的感受描绘出来。他借助一系列材料进行创作,有时从油漆店买来涂料进行涂抹,有时则直接对墙面进行刻画刮除,更多的时候,则是即时即地地使用现场已经存在的环境中的事物,木炭、泥土、苔藓、雨水都可为他所用,成为树光表达自我的媒介。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作品的力量根植于那些正在发生的直觉里,在不断随着空间与时间变化的感受中抓取一瞬,并投射在城市中不起眼的墙面上,在随机地发生和刻意地选择之间,精神世界得以在物质中显像。再借由摄影将其凝固下来,于是那些瞬间的感受力便可在照片的自身的时空中一直重复地发生。

 

这些来自直觉的感受,一直是在语言之外的。树光在交谈中也一直避免直接的描述或回忆作品的创作过程。仿佛这些感受一旦落入语言的意指之网,便变得索然无味了。的确,具象的描述并不适合树光的作品,这些作品呈现的就是那些进入符号象征之前充满可能性的,丰富的碎片,那些树光的精神世界与现实碰撞后迸发出的东西。

 

在海德格尔的哲学中,他使用“绽出(Ekstase)”一词去描述过去、当下和未来是如何统一在我们此刻的生活当中的。我们此刻的存在既是包含了我们对于未来的筹划和已经发生过的曾经。在当下这一刻,当我们基于过往的经验感受面向着未来做出行动和筹划时,时间就于我们当下的存在中绽出了,我们也因此感受到了时间。在树光充满行动力量的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点,过往生活中难以言说的感受与面向未来的创作动机在当下的行动中迸发出来,这些精神的显像在创作的此刻绽出了。

 

树光的作品在提醒着我们,面对着不断变化,生生不息的世界,那些超越语言的直觉和感受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