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e Solo Exhibition——Empty Room

厦门

 

前言

文/滕青云

 

如果有机会做一个个展,你会选择哪些作品,怎么呈现?Codie非常快地就决定,她要一个——“空房间”。但并不是Codie“的”空房间,而是Codie“空”房间。对于这个展览,“空”可以是一个形容词,但更像一个动词,好似Codie作为一个创作者,不停地在由内向外、定期地“空”出自己的作品、搬到这个“房间”(展厅)里。

 

Codie是一个创作力丰盛的艺术家,几天不见,就会发现她又有了好几个不同媒介的创作。这些作品,无一不源于她对周遭和社会敏锐的感受和碰撞。她习惯独自彳亍于这个世界,敏锐地观察、思考和提问,但她又从不止于“旁观”;将对弱者和困境的感同身受,通过她的行为、装置、影像、摄影作品迸发出来。

 

这次的展览空间可以划分为:公园、卧房和秘密花园三个区域,分别展出了装置作品“什么是我们的当代”,摄影作品“Fiber”(纤维)和影像作品“The Murmurs at Violet Hour”(喃喃紫时光)三个系列。走进这间房,处于暗场的Fiber系列和暖室中的Violet Hour作品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风格。

 

Fiber系列里,与身体和自然关联的黑白画面,呈现出Codie与现实世界“碰撞”后的孤独,疑惑,不解和愤懑。疫情下的独居生活,让Codie被置入只能看到“自我”的镜像环境中,她开始用“摄影”对身体和情绪进行“格物”式的探索和记录。逐渐地,Codie找到自然与身体之间隐微的关联:爬满荆棘的土坡,如同母亲身上无法消除的妊娠纹;干枯缠绕的枝干,仿佛是人被迫扭曲的躯体;恣意蔓延的水藻,好似遏制不住的焦虑……Codie通过这些作品,无声而有力地,展示对世界和自身的探索、确认、质疑。在这样一个互联网娱乐的时代背景下,Codie面对世界近乎执着的追问,不免显得茕茕孑立,但又充满了生命力。

 

Codie的创作时而强烈直接,如Fiber,但她真实的底色和源动力又始于“The Murmurs at Violet Hour”影片中展示出来的“求真”、“柔软”和“好奇心”。在这部影片中,Codie第一次“出走”。她用旅行中拍摄到温暖发光的日常画面、就着轻柔呓语的旁白,讨论关于“时间”,“爱情”,“快乐”和“欲望”最为纯粹的想法。这些想法如影片的标题一样,喃喃呓语并没有标准和结论,但却让观者随着影片流动的画面和意识流的对白,走进了Codie在日常里求真、探寻和体验的视角。

 

Fiber和Violet Hour代表了Codie创作的两极,是层累在Codie生命中的经历和感受与世界碰撞的结果。Codie说,愿观众们能“视觉时刻更新,见到什么都仍感到新奇”。而我希望某个你,能在Codie的“房间”里,借着她的作品,重新感受到汩汩涌动的生命能量。

 

关于艺术家:

Codie Yan是一位正在探索中的创作者,她的媒介涉及摄影、影像、装置、表演等。她用自我熟悉的媒介去探索女性与自我意识。她喜欢发掘微小的细节与平凡的视角,用温和而细微的叙事去探索一些抽象而又普遍的议题:身份与认同、情绪与创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等。Codie毕业于美国雪城大学视觉与表演艺术学院,她的摄影、影像、以及装置作品曾在美国的Light Work摄影中心、锡拉丘兹国际电影节、上海油罐玩家艺术节等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