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式

¥80

《无常时》的创作本身就是一场时间的行为艺术。 灰尘没有数月难以积累,要留下最日常最自然的痕迹,就意味着物体数月不能移动。李俊的生活状态因为《无常时》变得糟糕,居住空间变成摄影工作室,不能被移动的物体充斥每一个角落,独居,观察,拍摄,经数年,孤独无限膨胀,直至李俊觉得作品完成,打扫房间,然后搬家,结束这场与生活无法剥离的拍摄。

蔡东东的作品中所隐藏的思辨气质是通过其对摄影史逐渐发掘的过程中得来的。我们为何观看,为何如此观看,观看将使我们变成什么,一系列问题的提出使得其创作变得更像是一部面对摄影的考古学。但是从早期到现在,蔡东东的探索并没有在一个完整的视觉系统中停留过,其作品所讲述的故事既有对过往的缅怀,也有对今天社会的观望。面对时间与空间的快速转移和层叠覆盖的当代,我们身处何处在今天网络虚拟化世界里更显得模糊。对自身的观望在蔡东东那里逐渐变成对自身的等待,而这种等待正如其拍摄的第一张照片唐代诗人贾岛的<寻隐者而不遇》那样,变成种在不可知论支配下的过程。

 

-摘自 《艺术汇》人物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