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计划 >> 教育研究 >> 于高等摄影教育的几点思考
于高等摄影教育的几点思考
林路 

  中国的摄影教育呈现一个方兴未艾的大好局面,这些年来时常有报道什么地方又新建了一所摄影专业学校或学院,生源出奇的好;同时据我所知许多地方性院校尤其是师范类院校,由于传统的生源如师范生源的日益减少,纷纷申报摄影专业甚至是摄影系,以满足社会的迫切需求。然而中国的摄影教育也正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由于缺乏真正具有实力的摄影教育师资队伍,缺乏对摄影教育走向的宏观把握,使看似热闹的摄影教育实际上只停留在一个非常低级的水准上,说是误人子弟也非杞人忧天。这其中有很多值得注意和思考的问题,有必要提出加以讨论。
  记得早在1997年,吴嘉宝先生就在一篇题为《台湾还没有摄影系,可是已经不再需要了!》的文章中指出,大学不同系科学习的美术、摄影、设计、印刷、广告、媒体的知识,已经被影像数位化媒体复合化的现代科技与艺术思潮,融合成不可分割的视觉传播科目中了。这就是为什么台湾已经不再需要摄影系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欧美日等先进国家的大学,不再有新的摄影系成立的原因。其实在名与实之间,我们大可不必对摄影系的名称取舍如此敏感,关键是在冠之以摄影系的名称底下,我们究竟应该贩卖些什么东西。正如吴嘉宝先生在文章中指出的,摄影学必须包括视觉摄影传播三项理论、技术、材料的知识,才算完整的摄影学。下面问题的提出,就是基于这一点展开的,有些仅仅是提出一个想法而已,深入的思考还留待与日后的探索,并求教于各位方家。

 

 

一、传统审美习惯与现代图像观念
  尽管摄影作为一种依赖新兴科技发展起来的传播媒体,凭借它与现代社会和生活的特殊关系,完全可以一上来就占据比较高的时空位置,摆脱其他各种传统理念的束缚,找到切合它自己安生立命的审美与观念空间。但是由于受到多少年来传统观念的畸形制约,受到社会意识形态蛮横无理的摧残,现代摄影教育在当今中国的观念意识,其实还处于一个十分令人不安的境地。1999811日的《人民摄影报》在摄影与社会专栏中,集中推出了关于我国摄影教育中另类现象的调查,选择了一些和我国目前比较传统的摄影教育方式不同的案例集中推出,整个调查分为下面几个内容:
  在“鲁迅美术学院选择的是一份非纪实影像表现教案,这份教案的课题为创意摄影,通过教授与阅读资料、自拍练习、摆布拍摄表现以及技法制作等,要求学生将主观感受的物像,视觉化的通过影像表达出来,构思完整,表现准确。南京师范大学则提出了观念摄影在教学中的位置,大学的美术学院摄影系在近两年艺术活动中的观念摄影使传统的艺术摄影概念变得更活跃、更多元、更丰富,并由此发现,观念摄影进入教学活动,可以让学生尽快低摆脱所谓人像艺术摄影、风光艺术摄影的程式笼罩在他们身上的影子,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在北京电影学院,高波与同学回忆了六节课的过程。这六节课先由高波放映了他在不同时期拍摄的作品,或是经典大师的作品及以及一些杂志,然后让同学介入讨论,其摄影教学面涉及到许多新的领域,也充分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
  然而这里一个“另类现象让人触目惊心,其实这些在整个世界大环境底下已经不存在任何新鲜感的摄影教育方式,在20世纪末的中国摄影教育中还是一种另类现象,还仅仅处于一种探索的阶段,无法进入占有统治地位的正规领域。这是很令人担忧的事实。
  现代摄影教育的关键可能不在于技术上,而是在观念意识上。随着摄影高科技的发展,技术问题似乎变得比以往反而更容易解决--技术的发展也越来越趋于傻瓜式的轨迹延伸。但是观念的更新似乎就不那么简单,尤其是作为一种以人为主的传递模式,教师本身的观念更新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学生的观念形成。然而我们往往很少意识到这一点,从而使摄影教育的滞后性成为伤口上永远的痛。据我所知,一些大学中的摄影教育课程对现代摄影观念的认识水准之低,已经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学生对基本的世界摄影史、摄影流派、摄影观念的构成知之甚少,最多也仅仅了解亚当斯、韦斯顿、卡蒂尔-布列松等几位无法覆盖当今世界摄影潮流的大师级摄影家的少量作品,以至于在相当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对自己的创造性也失去了信心,认为摄影不过如此,从而埋没了很多可以发展的个性。一些学校尽管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限于师资力量、图像资料的制约,处于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境地。可见现代摄影观念的全方位介入,让摄影系的学生真正了解当今世界摄影的格局,把握自身所处的时空环境,激发和诱导真正具有创造力的因素发展,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摄影教育的当务之急。

 

 

二、基础技术课程与“视觉传播类课程
  我们不妨先来对比一些摄影课程的“菜单,从课程的设置上了解中外摄影教学在课程设置上的不同,从而可以更为清醒地认识摄影教育所应该面对的发展趋势。
  在中国的传统摄影教学课程设置上,无外乎这样三个部分:摄影技术方面的课程,包括照相机及其应用,感光材料,曝光技术与技巧,摄影滤光镜,暗房技术与技巧,电子摄影等;摄影艺术方面的课程包括摄影构图,摄影的光线处理,摄影色彩构成,人像摄影,风光摄影,新闻摄影,广告摄影等;相关修养课程包括艺术概论,摄影美学,绘画,中外摄影史,大众传播学,计算机,语文写作,外语等(张益福《教摄影,教什么?》)。这样一张课程表可以说在各大学的摄影专业课程中是大同小异的,前些时候外地的一家师范院校申报摄影专业,也是到上海复制了一所大学的类似上面的摄影专业课程表后依样画瓢,回去申报成功的。这样的课程设置有其历史渊源,也有其某种合理性,但是对于现代摄影专业学生将来的发展方向来看,又似乎缺乏明确的针对性,可能对于学生的毕业走向来说是非常不利的。这里我们再来看看一些国外大学摄影专业的课程设置情况:
  德国多特蒙德大学摄影系课程设置,主要分为必修课,包括摄影(以构图为主的非技术课),字体平面设计,设计摄影,系统规划设计等;可选择的必修课,包括手工制作立体造型和手工制作平面造型(两者选一),新闻摄影、企业广告、设计、编辑、摄录像(选其中二门);技术理论,包括构造理论、美学媒体理论、通讯、艺术科学概论、多媒体、展示设计、创意性想象构成等(选其中二门考试);技术类课程,包括计算机设计、三维、打印、制作、编排、制作技法等(考试一门、作业一门);还有包括绘图、印刷技术、模型制作、舞台美术设计等在内的自由选修课多门。
  美国视觉艺术学院摄影系课程设置,第一年为基础课,必须全部通过,包括世界艺术概述(2学期),摄影史(2学期),媒介通讯(2学期),文学与写作(2学期),摄影创作(2学期),摄影原理(2学期),彩色摄影(2学期),以及系列摄影讲座(2学期)等;接下来的课程逐渐走向专业化,二年级的课程主要包括摄影原理与创作,摄影创作,命题创作,黑白照片制作,彩色照片制作,艺术摄影等;三年级的课程包括高级黑白印制,高级彩色扩印,数码摄影,学术研讨会等;四年级以毕业创作和毕业论文为主。
  从这些摄影课程的设置中可以发现,要么如德国多特蒙德大学摄影系课程设置那样,更注重于摄影课程的实用性和相关领域的默契配合性,已经将单纯的技术型课程完全融入了视觉传播的领域,因此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和实用价值。要么如美国视觉艺术学院那样,打破了一贯的教授摄影技巧的传统,注重培养学生独特的文化欣赏方式,以及对当今信息社会的敏感反应,强调摄影与其他艺术门类的相互渗透,一些选修课如当代批评现状、历史与今天、视觉思考等也很具价值。
  由此可见,影像的观念和影像的传播已经成为当代摄影课程必不可少的环节,当代摄影教育的关键之一还在于跳出传统的课程设置模式,加大视觉传播类课程的设置力度,充分利用各类相关学科尤其是视觉媒体类学科的优势,形成综合性的教学师资和相关环境,同时和各类应用型单位密切配合,及时吸收最新的媒体应用等发展信息,并且借助这些单位的第一线人才,充实和调整整个师资队伍的结构分配,落实相关应用技术的实习基地,从而为学生的培养提供更为实际的出路。

 

 

三、传统摄影技术面对数码成像技术
  数码成像技术的出现,对于现代摄影教学来说,恐怕是最具颠覆性意义的冲击。传统摄影技术面对数码成像技术的挑战,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左右为难的地步。即便是也有观点认为,数码成像技术与传统摄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但是如果不正视数码成像技术所带来的优势,对数码成像采取漠然置之的态度,对于现代摄影教学来说,是万万行不通的。关键是如何把握这两者的关系,如何平衡相互间的优劣,是摄影教育必须关注的问题之一。
  在美国,数码成像已经早已列入专业的摄影课程之中,而且占据了相当的比例。比如著名的布鲁克斯学院在第一年的基础课程中,已经加入了数码知识和数码图像设计课程,第二年设置的“数码转换课程,让学生了解由模拟讯号转至数码讯号对提高影像质量的重要性,并且鼓励学生在学习中结合课程使用数码相机,以提高数码摄影的技能。这些数码课程不仅仅局限于平面静态的摄影领域,还包括电视图像和电影技术等,突出有关数码摄影的各种方法、理论和应用。在数码技术的延伸下,学生们将在数码影像、电子预印、网页设计、多媒体和电视与电影制作等方面有所发展,以适应各种传播媒体、书刊杂志等领域的就业和工作。从80年代后期开始,弗罗里达农业和机械大学一直致力于数码和电子摄影图像教育,是美国最早开设数码摄影教育课程的学校之一。
  那么,传统的基础摄影与数码影像之间的关系究竟应该如何平衡呢?比如美国密尔沃基地区技术学院的马克·萨克逊教授说:学生必须修完作为学习数码摄影先决条件的传统摄影课程才能上数码摄影课。这样如何将传统的摄影技术和数码成像技术形成有机的关联,作为学院的规划和教师的教学都必须有非常明确的认识。比如传统暗房和电子暗房之间的关系,我以为可以保留也必须保留传统的黑白暗房制作实验,但是可以将传统的彩色暗房制作适当精简甚至完全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彩色的电子图像处理。理由很简单,传统的黑白暗房对于训练学生的视觉关系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加上黑白暗房对于手工的制作调整还有很大的拓展余地,因此学生在经过严格的黑白暗房训练之后,不仅学到的是暗房的基本知识,更重要的是训练了敏锐的视觉发现能力和处理能力。从这一点上看,这是其他方式所无法替代的。而彩色手工暗房过于复杂的操作和过于昂贵的器材设备,加上基础部分也已经在黑白暗房的时间中完成了,在今后的实践中不会具有太大的价值,完全可以被数码成像系统所替代。尤其是对于新成立的摄影系科或专业来说,与其投资庞大的传统彩色暗房,还不如逐渐投资现代数码成像技术设备,如电脑、扫描仪和打印机等等,一步到位适应现代彩色商业摄影的需求。
  正如德国摄影教育的权威所认为的,“照相机的基本构造感光胶片的工作原理之类的课程,已经不属于高等教育的内容范围。当然这必须有一个基础,就是在中等教育的领域,一些相关的基础课程已经得以普及,从而为高等教育的摄影提高奠定基础。加重数码成像技术的比例,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基础上的。随着这些年来民用数码相机的迅速普及,数码技术在各个传播领域中的迅速成为主流,使我们不得不具有更为前瞻的目光,为将来的数码空间奠定坚实的基础。不管是作为新闻、纪实等领域中的传播方式,还是商业摄影中的全方位介入,数码成像技术的重要性已经是不言而喻的,摄影教育应该投下多大的比例,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考话题了。

 

 

四、传统学院教育模式与网络摄影教育
  网络教育在我国还刚刚处于起步阶段,至于网络摄影教育,看上去还是镜花水月。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因此对网络摄影教育采取漠视的态度,从现在开始做好充分的准备,不会在需要的时候措手不及--就再不会太远的将来,网络摄影教育使摄影的全民普及化程度的大大提高,绝非是一种空想。近年来一些名牌大学所拓展的网上教育,已经为摄影教育的网上传播可能,带来了很好的启发。
  国外的摄影教育网站的发展是非常多样化和有效的,比如大名鼎鼎的美国纽约摄影学院(New York Institute of Photographyhttp//www.nyip.com/,在摄影教育上投入了巨大的资金,他们在中国出版的一本影响很大的教材《美国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材》10多年来畅销不衰。他们的网站上声称:这是一个向任何一位热爱摄影和希望拍摄出更好照片的人开放。不管你是17岁还是70岁,不管你使用袖珍全自动相机还是单反相机,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富有经验的还是初学者,想通过照相机赚钱还是仅仅想表现自己,甚至不管你是否是学院的网上注册者。学院建立于1910年,如今已经在12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2万学员,使它成为世界上资格最老、最大的摄影学校。这一网站的主要目标就是帮助你拍摄出更好的照片,每一个月,网上都会推出数十个新技巧,主题讨论和主题竞赛。栏目分为:每月新技巧,数码技巧(有很精美的图片),每月图片回顾(选择三位学生的作品进行点评),比赛和热点(介绍各种比赛和信息),课程介绍(可以选择不同类别或不同时间的课程),器材和商业索引(可以了解和购买各种器材),学院摄影世界(精彩的图像展示),高级注意点(通过注册后可以每月收到材料)等。注册后付50美元,可以进入课程学习并获得结业证书。即使是上去浏览一下,也是不虚此行的。还有罗彻斯特技术学院(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ttp//wwwritedu/rckpph/,作为一个知名度很高的摄影技术教育机构,罗彻斯特技术学院在它的摄影艺术与科学学校中,致力于发展图像和摄影技术。他们既给学生传授基础的材料和冲洗科学,同时又不是将他们局限于技术的层次,而是拓展到应用方面、艺术方面甚至在生物医学的领域。其它如宾夕法尼亚摄影空间,澳大利亚通信学校摄影课程,哥伦比亚学院摄影部,时装摄影学校等等,呈现出多样化、多格局的教育模式,可以作为中国摄影教育的借鉴。当然,中国摄影的网上教育的滞后,也和中国摄影本身的教育基础比较薄弱有关,但既然在资金和体制等各方面受到限制的情况下,作为实体的摄影教育学校无法得到有效地建立的情况下,是否可以充分利用网上的虚拟空间,在摄影教育上闯出一条新路,可以提供有识之士参考。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在美国纽约摄影学院十分华丽的网页上,左面排列着各种广告,可见这一网站的知名度和摄影教育所具有的潜在的巨大商机。
  当然,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传统媒体的摄影教育和网络媒体的摄影教育将会长期共存,谁也无法完全取代谁。但是,随着目前我国传统摄影系科和专业发展的强劲势头,势必带来在师资力量、教材建设、图书设备等投入方面的严重困难,难以保证教学质量。因此,通过局域网或互联网的传播优势,可以逐步实现院校之间的网上教学,一些著名的专家教授可以足不出户面向全国摄影教育机构,网上的电子摄影图书也可以实现共享,同时通过网络远程教学,也可以带来新的商机。由此可见,有识之士就应该从现在开始联手网络摄影教育,呼吁得到更多的社会支持,使中国的摄影教育尽快走向新的高度。
  对于中国摄影教育的现状,已经有文章表现出极大的忧虑。中国摄影教育的滞后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如何迎头赶上,却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事实。最怕是麻木和无知,夜郎自大,满足于现状而不思进取。摄影教育所面对的挑战是严峻的,所充满的机遇也是巨大的,谁能占得先机,我们充满着热望和期待。

 

 

资料引用:
  《台湾还没有摄影系,可是已经不再需要了!》吴嘉宝 《中国摄影报》总第795
  《美国广泛开展数码摄影教育》道格拉斯·斯帕林 《摄影世界》1999·11
  《德国摄影教育考察纪实》苏民安 《中国摄影报》总第941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