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影堂摄影奖 >> 往届三影堂摄影奖 >> 2010年度第二届三影堂摄影奖

参展艺术家:陈吉楠、冯力、何岳、黄晓亮、李春军、李亮新、李勇、廖伟、刘加、刘珂、木格、齐鸿、宋小迪、田林、王欢、肖日保、薛玮、曾翰、张洁、张晓。

  三影堂摄影奖是一年一度的摄影作品评选,旨在展示中国当代摄影的新貌。2008年3月,摄影奖以《外象》展开幕启动,2009年继而举办了《临点》摄影展。

  本年度,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收到209位参赛者的作品。在众多参赛作品中,三影堂策展团队认真遴选出二十位年轻作者的作品,参加2010 年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每位获选者以不同的方式和技巧,为中国当代摄影赋予了新的意义。

  2010年4月17日,由国际著名摄影批评家和策展人组成的国际评委小组将从展出的二十位提名者当中选出2010年三影堂摄影奖大奖获得者。2010 年评委小组成员分别是:埃娃•瑞斯皮妮(Eva Respini)(美国现代美术馆摄影策展人)、弗朗索瓦•赫伯尔(FrancoisHebel)(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总监)、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摄影批评家、策展人)、饭沢耕太郎(日本摄影批评家)、荣荣(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

  本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得主是张晓,获得八万元人民币的现金奖金。王欢获得本届资生堂最佳女性摄影师奖,黄晓亮获得特尼基金会奖。

陈吉楠
1986年出生,现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

 

冯力
1971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四川省成都市。
展览:
2009年 广东连州摄影节
2007年 广州摄影双年展,广东
2006年 广东连州摄影节

 

何岳
1988年生于香港,现就读于香港大学。
展览:
2008年 爱普生彩色影像大赛

 

黄晓亮
1985年出生于湖南,现工作生活于湖南省长沙市。
展览:
2009年 青岛蓝上艺术空间开幕展
    平遥国际摄影节青年新锐展
    中国摄影EIZO杯全国年度创意摄影大展
2008年 哈尔滨中国高校摄影展
    沈阳国际摄影节
    英国Redstar文化传媒公司MAX08音乐与艺术展
2007年 北京798星空间第二次“绿校”卡通艺术年展

 

李春军
1977年出生于辽宁,现工作生活于辽宁省沈阳市。
展览:
2008年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李亮新
1979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展览:
2009年 广东省广州市启雅艺术画廊展出
2008年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学习小组》联展
2007年 影像装置“描述”,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李勇
1975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辽宁省抚顺市

 

廖伟
1989年出生,现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

 

刘加
1981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四川省成都市。

 

刘柯
1977年生于四川成都。现居成都。
展览
2009年 第五届连州国际摄影节
    纵目——成都当代摄影展,成都红星35号
    复数的看法——四人联展,爱普生影艺坊,北京
    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2008年 《LOVE3无国界艺术品赈灾义卖》,成都733艺术工厂
2007年 《艺术名利场》邀请展,四川成都齐盛艺术馆

 

木格
1979年出生于重庆市,现工作生活于四川省成都市。
展览
2009年 《默片》“纵目”成都当代摄影展
    《回家》德国汉莎艺术博览会
    《MUGE》第61届德国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博览会
    《默片》,重庆坦克仓库艺术中心“移动的图片”摄影展
    《回家》,浙江宁波空空间艺术机构“篝火”中国青年摄影师摄影展
    《默片》,俄罗斯叶卡捷琳堡“欧洲和亚洲”摄影展
    《默片》俄罗斯叶卡捷琳堡艺术博物馆个人摄影展
    《回家》德国不来梅GIM画廊个人摄影展
    《默片》英国德比郡Format09摄影节photocinema摄影展
2008年 《默片》北京OFPIX“摄影如奇遇”摄影展
2007年 《乡愁》日本大阪MIO世界青年摄影大赛摄影展

 

齐鸿
1962年8月8日出生于西藏拉萨,现居四川成都。
展览
2009年 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广东美术馆
    齐鸿个展,捌贰艺术空间,四川成都
2008年 齐鸿个展:城界City Boundary,北京
    德国柏林Fotobild摄影节,德国柏林
    The Street Belongs to All of Us, 国际巡展中国区大展,法国动态城市基金会+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
2007年 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广东深圳
    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中国区/铜奖,北京

 

宋小迪
1984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田林
1971年出生于新疆,现工作生活于新疆乌鲁木齐

 

王欢
1989年出生于山东,现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

 

肖日保
1972年出生于广东,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薛玮
1969年出生于台湾,现工作生活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

 

曾翰
1974年出生于广东,现工作生活于广州和纽约。

 

张洁
1982年出生,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展览:
2009年 图文绘本《心灯》参加798双年展
2007年 集体展览《温室》,德国柏林ARD电视台展厅
    集体展览《天使》,希腊雅典图书馆展厅

 

张晓
1981年出生于山东,现工作生活于重庆市。
展览:
2010年 德国Galerie im Medienhaven – GIM画廊个展。
2009年 中国连州国际摄影节。
    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
    英国德比格式国际摄影节。

陈吉楠

冯力

何岳

黄晓亮

李春军

李亮新

李勇

廖伟

刘加

刘珂

木格

齐鸿

宋小迪

田林

王欢

肖日保

薛玮

曾翰

张洁

张晓

 

 

 

 

 

 

 

 

在静止点上

/埃娃·瑞斯皮妮Eva Respini

 

  一百七十年的摄影史教给我们,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无数创作方式,也有众多的艺术关注和观点。二十世纪之交的美国,摄影分离主义者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兹(Alfred Stieglitz)以及格特露德卡塞比尔(Gertrude Käsebier)竭力拍下充满浪漫色彩的照片,以便与绘画分庭抗争,而此时的法国,欧仁·阿杰(Eugène Atget)积累了大量对巴黎及其周边地区丰富而细致的描绘;两次大战之间的欧洲,曼雷(Man Ray)和包豪斯派摄影家拉士罗·摩霍里·纳基(László Moholy-Nagy)利用图案构成及实验暗房技术来进行实验,而他们的美国同行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则深思熟虑地拍下自然风光的精美照片。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拍摄的表现战后日本传统社会逐渐消亡的富有诗意和强烈情感的照片,与伊文·潘(Irving Penn)为报刊杂志拍摄的优美迷人的影室肖像同属一个时代;六十、七十年代,加里维诺格兰德(Gary Winogrand)和李·佛瑞兰德(Lee Friedlander)徘徊在纽约街头,描绘街头生活的样貌,而辛迪·舍尔曼(Cindy Sherman)和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开始尝试摄影这一可复制媒介的多种可能性,在一个影像充斥的世界里,创作了体现这一媒介本质的作品。今天完全不同了。三影堂摄影奖二十位年轻有为的提名获得者,代表了中国,当然总体上讲也是世界当代摄影的一道不同的风景线。

  我觉得,对于摄影而言,今天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时代。我们发现自己处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交叉点上——模拟手法被数码技术所取代的过渡时刻。但是,这两种创作方式在今天都是有效的、必不可少的(尽管只有几年的时间,情况已不再如此)。这一媒介不再是处于初始状态,有关摄影的著作和理论,包括图片本身,都有了长足发展,日臻完备。就历史的复杂程度和范围而言,摄影史相对较短,摄影家肩头没有背负上千年传统的重担。正是在这一时刻,摄影家们所处的两个世界之间的平衡,在今天开始发挥作用。

  尽管观点不同,这二十位获得提名的摄影人以不同的技巧进行创作,跨越了不同的主题。但是在不同的作品当中,必然存在某种关系。其中一条共同的线索就是,每位艺术家都有着完全个人化的观点,在他们的作品中体现出来。这些艺术家用手中的相机,从个人与世界的接触以及与之互动的渴望出发,观察着现实世界。其中有很多看似与生命转瞬即逝的遭遇,令观看者兴致盎然,例如何岳不经意间瞥见花园中两只一模一样的猫;张晓拍下的涂着口红的雪人;冯立那盏照亮灰暗天空的人造月亮;木格的画面中孤独的主人公深陷在沉思中,仿佛他们的世界在身边周遭崩塌了;而刘加则拍摄了人行道上的裂痕。这些艺术家们对转瞬即逝的、充满诗意的瞬间的礼赞,不禁让人想起批评家和艺术史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e1964年那篇具有重大影响的论文《反对阐释》中的一句忠告:我们必须学会看得更多,听得更多,感受得更多。当然,这些艺术家们观察的直觉性邀请观众调动一切感官来观看

  这里汇集的一些作品让人一下子回想起当下影像普遍的数码平滑处理之前的一个时代。一些艺术家们刻意回避数字处理,更喜欢表面看起来科技含量很低的工具和模拟实验,例如陈吉楠用针孔相机拍摄的艳俗游乐园的照片;齐鸿拍摄的三峡工程之前该地区的手工着色照片;黄晓亮拍摄的皮影;廖伟看似打印在织物上的照片;王欢的暗中操控营造了意境空间的混淆。当数字魔法大行其道时,这些作品仍然依赖于一种微妙的亲力亲为的审美意识。

  这二十位艺术家属于全球化的一代,他们意识到一部更宏大的摄影史,并与之联系起来。他们并不期待去反映当地的或民族的历史,而是创作出围绕自身主观的、个性化世界观的作品来。他们的相机捕捉到的转瞬即逝的瞬间,在这飞逝的世界上静止不动。作家艾略特在他的《四个四重奏》中写道:在转动不息的世界的静止点上,既无生灵也无精魂;但是不止也无动。在这静止点上,只有舞蹈,不停止也不移动。可别把它叫做固定不移。过去和未来就在这里回合。无去无从,无升无降。只有这个点,这个静止点,这里原不会有舞蹈,但这里有的只是舞蹈。正是在这些静止的点上,这些艺术家们让我们窥见并理解了周遭世界中的一些东西。

  (埃娃·瑞斯皮妮,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摄影部策展人)

 

为了中国摄影的未来

 

 

饭沢耕太郎

  能够参加去年三影堂摄影奖的评审工作,对我而言是非常高兴和难得的机会。我第一次与中国摄影家们接触,是在1998年左右。当时正值现代摄影潮流刚刚落户中国,我虽然感受到年轻摄影家们澎湃的热情,但摄影作品的质量并不高,而且他们当时所处的环境,也就是画廊、美术馆和收藏家等等环境,几乎是一片空白。然而,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中国的摄影艺术取得了惊人的发展。而在此过程中,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的创办无疑成为这种飞跃性发展的象征。

初次听说三影堂通过公开招募评选新的奖项,我是带着期许和一抹不安来参加评审工作的,结果却令我非常满意。首先,以获得大奖的阿斗的作品为首,本次参选作品的水平都非常高,令我惊叹。从作品的理念,表达的技术,到展示的手法,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不比同一时代的日本摄影家逊色,甚至有的已经超越了他们。其中有几位的水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

而且,去年参选作品风格呈现多样化,也是令我感兴趣的一点。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摄影作品都有一个趋势,就是在某个特定时期作品风格趋同。例如,如果流行纪实风格,那么纪实风格的作品就会多起来;如果强调身体表达的行为艺术得到好评,那么大家就都去拍行为艺术。然而,去年三影堂摄影奖征集的作品,各种风格并存,没有特定的偏向。我想这也表明,随着中国社会的成熟以及在艺术领域的经验积累,摄影家们开始共享自由开放的氛围了。

今年会出现什么样的作品,非常令人期待。中国摄影的未来取决于涌现多少年轻而富有潜力的摄影家,而且是在同一时代涌现。为此,三影堂摄影奖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我希望三影堂摄影奖作为承接摄影家们能量并培养他们的平台,不断得到发展。

 

2010年三影堂摄影奖寄语
凯伦•史密斯

  一个奖项成功与否,应当是通过在当下群体中获得的影响来恒量的。审视2010年三影堂摄影奖二十位提名者——这占二百多位提交作品的年轻摄影师人数的十分之一——的作品,显然去年开始举办的这一活动具有深远的影响。其影响如此之深远,所以可以看到2009年获奖者的不同风格和手法对本年度大奖参加者的作品也带来显著影响。有幸参加2009年三影堂摄影奖的评选,也因为身在北京,更有机会看到从那时到现在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举办的大部分展览,显然很大程度上这种影响是双方面的。目前展览品质已通过清晰的界限而得到质的提升:简言之,展览已不断发展壮大。与此同时,展出摄影作品的类型和种类也在有意无意间确立了一系列基准,被年轻的摄影新锐们奉为必要的手法和格式;如果他们要被推崇为严肃的当代摄影人,这将是他们作品的基本要素。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是北京唯一一家姿态鲜明的非商业艺术空间,专门致力于摄影艺术,同时还开办了艺术家居住计划以及教育活动。正因为这个原因,也由于摄影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仍然是最年轻的创作实践之一,在三影堂展出的摄影作品于是特别受到重视,结果使这些作品在摄影其后的发展进程中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或者只是看起来如此。

  本年度二十位提名获得者及其大量作品,既有区别又有相似之处。一些作品非常出色,一些则略显平淡,最细微的路线将他们中大部分划分开来。我相信一些人将会以优胜者的身份出现,他们的作品散发出一层光彩,而另一些人则不会获胜,二者之间的划分在我看来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区分这些差异的价值却很难清楚地表述出来。

  最终,个体个性表现的能力以及付出的努力,为那些有能力将其宣泄出来的摄影者们的作品赋予了强大的力量。这二十位摄影人的作品直接打动我的,是弥散在作品风格和内容中种种影响力的奇特结合:最强烈的作品如何以巧妙的手法、观察的才能、对于主题以及媒介物理属性的敏感而施加种种影响,同时很少能应对显然激励他们拍摄照片的种种影响力的作者们付出的努力,却被他们的挪用淹没了,他们自己的声音也完全被遏制。第一印象就会让人想到其他摄影家和艺术家的名字,当面对几位提名获得者的作品时,一下子就会想到这些人;特别是中国近年来获得认可的年轻一代艺术家和摄影家的名字。

  我发现,这一方面很有趣。影响永远不是坏事,但必须得到控制。在中国,“模仿是恭维的最高境界”这种想法十分普遍,但并不是过分苛责的理由。后现代主义也同样如此,利用了挪用的手法。但是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当另一位艺术家或摄影家的成功,被后来者奉为成功的路线图,这时便出现了问题。当然,这一点无需明说,也不应该被误解为对当下讨论的若干提名者的批评。无论怎样,这一点显而易见。令我对这一群摄影人感兴趣的是,他们的摄影语言与当今中国油画或者装置中表现的同样关注的视野相吻合。这一点在年轻一代艺术家身上尤其明显——他们都是独生子女,而且父母本身可能就是独生子女,因此完全没有任何扩大的家庭。这种“独生”子女的状态在许多作品中提供了一条有力的共同主线,通过孤独的心境以及身为局外人的普遍感觉揭示出来,就身心状态而言有别于其他作品,二者都是冷漠地——总是太过于冷漠——超然于我们周遭的物质和情感的世界。这些氛围状态又混杂了当代“嬉戏”的特质;人们花费的所有时间,基本上都是孤独地以电脑和社会网络系统为伴:一个虚拟的而非外延的世界,与外向相对立的内化世界,但是它又从当代文化所特有的深思的、几乎虚无主义的特质中得到了勇气,对未来抱以末世的眼光,包括全球变暖、恐怖主义、“老大哥”以及人类、动物和农业中遗传工程的应用所带来的影响。一切都以某种形式,从这群摄影人的作品当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象征、符号和主旨拼合成为一种语言,这些品质通过这一语言,被这里所选出的摄影家们中的很多人表现出来,但这种语言却是极端微妙的。就他们的表现手法而言,人们可以说,他们受到后南•戈尔丁时代美国和欧洲方法论的熏陶;例如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mans)、安德烈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以及理查德•比灵赫姆(Richard Billingham)、伯恩•贝歇以及希拉•贝歇夫妇(Bernd and Hilla Becher)、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以及森山大道、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等等标志性人物,其中很多人的实践远非难以捉摸的。虽然如此,他们的摄影介入所开创的基调以及内容的外延,激发年轻一代中国摄影家们对一幅照片能够或者应当传达的内容进行单一诠解。再者,他们选择将那些看似以外在世界更偶然、超然、虚无的方面为核心的内容收入取景框中。1990年代后期中国摄影第一次勃兴以来,新千年之初的几年里这一领域略微有些落潮,市场的力量撼动了整个艺术界现有的价值观。实际上,摄影大体上并没有受到市场的影响(无论市场是好是坏)。相反,这一领域总体上的逐渐成熟,改变了中国摄影的状态。早期运用这一媒介的众多实验,都是探索一种表现手段,而不是针对摄影本身。少数开拓者关注能够通过运用当初相机镜头设计时所提供的时间和距离的可变因素而达到的效果。今天,这一切已经变了(……当然,今天数码摄影也改变了摄影一度神圣的特征)。正如三影堂摄影奖所有参加者的整体水平所表明的,照片在形式上变得越发精密。表现手法的品质始终保持着——因为到目前下一年的整体水平将会再次大大超越今年的新基准——我们可以期待2010年摄影奖获奖者的新作品,也同样期待着从他们获得灵感和启迪的其他人创作出新作品。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