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计划 >> 教育研究 >> 名师课程第二期--王宁德工作室教学片断
  • 名称: 名师课程第二期--王宁德工作室教学片断
  • 编号: 20140907001
  • 浏览次数: 99

课堂讨论记录

W:王宁德

X:学生

 

W: 我想给大家一点时间讨论一下大家的感受,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想的很多,我很惊讶。这完全是一个随意的,而且是规定的东西,还是能反应出每个人的性格和趣味,这个东西其实也是最最珍贵的。我们一直寻找的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每个一艺术家最最有意思的就是这样一个东西。这里面没有好的或者不好的,只有清晰与不清晰。

X:画面表象和深沉次的意思,打开一个思路。画面的而形式美,背后的词汇上也应该是美的。

W:摄影的问题是摄影可以做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要拍摄?它可以记录一天当中的色温,光线的变化,它可以记录一只蝉从生到死的状态,它可以记录一朵花从盛开到枯萎的过程,也可以用它做一条中轴线穿过这个城市。每个人要设立一个艺术史的摄影史的概念.

X: 你说到要打开独特的自己,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对象,在学习的过程中就会模仿,你觉得模仿有他的必要性吗。

W: 我觉得特别特别有必要,在你吗介绍完了自己喜欢的艺术家以后,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要拿出一点时间来做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作品。你沿着这样的一根神经往下走才会发生另一根神经。就像古代画院“进得去,出的来”,我觉得年轻的时候进的越深越好,大师都是从临摹开始。要树立信心,当你模仿很像的时候,就尽力把他的拐杖丢掉。

X: 摄影成了我的表达方式,是我观看的方式。

W: 这样说有问题,谁最初说了这句话?很多人都说摄影是他观看世界的方式,但是谁最先说了这句话呢?在你不会摄影之前,你也可能这么看,但是你有冲动,一个是在观看的时候你有停下来从某个角度观看的冲动,再有一个就是我把他转化成图像的冲动。这两个事情让你把相机拿起来。表达世界的方式是我听过很多的观点,但是很多观点都不是观点,比如说把西藏拍的很纯洁,把天拍的特别蓝,把太阳拍的特别红,但是这都不是观点,这都是客观存在的。这起码不是你个人的观点。当你说你有一个观点的时候,

可能是在我们讨论一件事的时候你说对不起我不这么看,我有一个观点。为什么很多摄影家拍了很多,他说出这是他的观点,但是我不信,因为他没拿出来他的观点,他拍出的东西和我们见到的东西基本上是一样的,甚至还没有我们见到的好。如果李尔王在现实中存在的话,在现实中就那么惨烈,我们就不会看戏剧。艺术的东西一定是要有给一个加工,在这个加工的过程中,一定要有一个艺术家的看法。有一些词我们经常经常会用,但不是我们真正想说的。否则你会直接混到滚滚的摄影大众之中。

X: 我从来没有像过做一个项目,都是零零散散的拍。

W: 很多批评家谈到某个艺术家的作品时说他的作品怎样延续了,延续性其实不需要设计,如果一个艺术家的一条生命都不能把他的作品联系起来,那么他的延续性很让人怀疑。

 

 

W: 上学之后,这个事情就变成你的专业了,一开始就接受不了,以前的话就是没拿过相机,对这个东西也没那么喜欢,唯一当时觉得有点意思的就是这个东西可能将来会变成印刷品,好像有点虚荣心在召唤自己。真的是一个挺低级的一个诱惑,其实挺被动的。后来有一天老师告诉我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工具,今天这个话已经成了一个常识了,但是在90年代,大家都会觉得相机是个挺了不起的东西。后来很长的时间,我就释怀了,我就对摄影有兴趣了。应为它也是一个可以和绘画平等的东西。这持续了好几年,但是你继续往下走,你会发现,它还不能是工具,它有自己的语言,你还不能那么放松,你把它当工具你会忽略掉他的特点,这是一段一段反反复复的过程。

X: 我觉得绘画可能更私密一些,摄影要对外一些。

W: 摄影一定要有一个具体的物,你要想拍一只笔,你人要想画面中有一只笔,你必须有一只笔,绘画不需要,你只要见过一只笔就可以。这个事一个特别大的束缚,对摄影家来说。第二个束缚,任何一个人他只要画一只笔,他就可以成为一个作品,但是摄影就不行,你拍一个作品,一定要有一个观看方式,才能成一个作品。这个事困扰摄影艺术家的两个最大的问题。其实有的时候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地方就有可能性,你要敏感,警惕,你的思想要始终处在警醒敏感的状态,你才能找到你作品生发的理由。我觉得敏感有的时候是天生的,但也可以培养。你看杜拉斯的小说,他年纪那么大了,但是他的一句话,就可以把你带到你没有去过的地方。

W你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想着要做多大,但很容易把自己打垮,失败。然后重新建立自信心需要有一段时间。可以先从小的开始,作品小不代表你的思想弱,作品大不代表强壮。惠特曼的一首小诗,就比XXX好很多。山本昌南的小照片就是浓缩的。我设计了一个课,叫摄影家地图。艺术家是什么,竞争对手,但是又彼此不能离开,需要互相取暖,但是又会互相伤害。

 

X: 怎么去做一个职业艺术家,把艺术当成职业。

W: 如果你做的东西没有门槛,人人都可以做,他是一个平庸的作品,或者是一个脑筋急转弯的作品。摄影如果平庸它就是平庸,不像绘画。我觉得观念的深入与技术的深入,这是两个门槛。大画幅你怎么用,其实这是一个个门槛。有时候做的时候艺术家没有这么想,但是我们分析的时候就会用这两个门槛来分析。比如说杉本博司的东西,他基本上是两个东西都有。有的时候观念思考更重要一些,因为技术的门槛太次要了,太容易了。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我没觉得学习很重要,而思考才最重要。

X我觉得每个老师的方式不太一样

W: 这个才是合理的,每个人的方式不同,才好,这样的搭配很合理,有的人注重技术的教授,有的人不是,所以我觉得搭配的很合理。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 邮编 100015, 电话 + 86 10 6432 2663, info@threeshadows.cn
每日10时至18时,免费开放,周一休息(布展期间闭馆)  京ICP备07016948号
Copyright 2007-2009 ThreeShadows Photography Art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