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开放时间:每日10时至18时(免费开放)

 周一休息(布展期间闭馆)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

 邮编:100015
 电话:010-64322663

 

 三影堂+3商店网店链接地址:

 http://shop103089473.taobao.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展览与活动 >> 过去展览 >> 2009 >> 天下一家:中荷联合摄影展
  • 名称: 天下一家:中荷联合摄影展
  • 编号: 200911280128
  • 浏览次数: 92

展览时间:2009年11月28日——2010年1月28日
策展人:巴斯•弗吉(帕拉多克斯基金会)、董晓安(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蔡萌(广东美术馆)
参展艺术家:陈晓、金江波、莫毅、宋朝、熊文韵、赵亮、曾翰、杰奎琳•哈森克(Jacqueline Hassink)、提奥•尼克斯(Theo Niekus)、瓦辛克•伦德格伦(Wassink Lundgren)、亨克•维尔德舒特(Henk Wildschut)、弗兰克•冯•德•萨尔姆(Frank van der Salm)、杰拉德•冯•德•卡普(Gerald van der Kaap)、阿德•冯•登德伦(Ad van Denderen)。

 

  WATW是《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的缩写,本是莱昂内尔•里奇(Lionel Ritchie)和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1985年为赈济埃塞俄比亚饥荒所写的一首歌,后来被挪作他用,用于商业和非商业的目的,强调了团结和共同责任的问题。

  本次由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与荷兰帕拉多克斯基金会(Paradox)合作举办的2009/2010年巡回展构架下,WATW是指后一个概念:即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高度复杂并且在文化、经济和社会意义上相互关联的世界中的共同责任。

  在这个世界上,部分地区的过度消费导致另一地区经济(以及移民、人口)的增长。目前全球范围内的危机让我们越发意识到一个事实:中国的贸易顺差已经而且将来也必须去购买美国的债务,以便满足进一步的增长。但是为满足全球消费,当然还有中国飞速发展的国内市场的需要,全球产生了对能源的爆炸性需求,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量激增,这一切最终会杀死我们所有人。换句话说,我们的生活、经济和未来比以前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科学家以及越来越多政治家们优先考虑的重点问题当中,如何避免这一潜在厄运的出现高居榜首。经济学家们甚至也开始规划“后成长社会”(postgrowth society),对看似无处不在的增长需求提出质疑,并且指出了一个事实,即从某个收入水平开始,唯物质主义是对人类幸福的毒害。

  WATW集中了中国和荷兰十多位艺术家的作品,着眼于我们所生活的这一被消费所驱动的全球化世界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是将艺术、新闻和科学观察集于一身。展出作品还将以实验的和具有煽动性的方式与公共图像、文本摘录和图表相结合。展览涉及范围非常之广,涵盖经济增长、环境、能源制造、资本流动、移民、消费等问题。最重要的概念在于所有这些现象都是紧密联系的,而我们全世界都有应对这些问题的共同责任。

  我们共有的这个世界,像是一辆过山车,我们从个人到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或者政府,都只能进行有限的控制。

  展出的艺术家/摄影家的作品,并不只是充当这一概念的图解。它们在展览中完全是分立的单元,表现了艺术家个人的兴趣所在,反映了他们周遭世界的不同侧面。但它们也彼此互动,与策展和设计团队所添加的空间中大型展板上放映的图表、实时新闻和信息飞绕在周围的不同文本和信息部分互动。

  展览在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展出结束后,2010年分别在上海世博会荷兰文化中心以及广东美术馆举办了巡展。

  本次展览承蒙荷中艺术基金会、荷兰视觉艺术、设计与建筑基金会以及荷兰驻华使馆的鼎力支持。另外对广东美术馆蔡萌先生的支持表示衷心感谢。

  平面设计:库摩尔&赫尔曼设计公司;空间设计:耶罗恩•德•弗瑞斯;动画及网站设计:安庭纳-曼。

陈晓

  在她(们)那里,只留下一些被遗弃的衣裳,而这些衣裳的褶皱中依然保留着她们那些身体的形,残留着已逝的前世中用过的痕迹。
  厌倦了家务和办公室的苦役、厌倦了过度的疲劳、厌倦了在公共场合中如同私人空间中的透支、厌倦了私生活被不停的侵犯(这些照片更多表现的是人际关系的缺失、与世隔离、自我封闭,而不是强弱关系、或是男权观念下的女性的屈服)、厌倦了所有的消遣之物和用酒精、运动、轿车、衣物(暂且不提性爱)等换来的快感,看破红尘、厌倦了厌倦感……她越来越陷入梦想,梦想逃避,梦想一个真正的逃避,如果这种逃避存在着。在这组照片中,我们可以想象通过她的努力,她最终可以实现她的梦想,最终逃脱。她完全消失,化为乌有。但这里并非像众多信仰中对死亡的诠释所说,魂灵从身躯中离去,飘散在空中,而是她的身躯和灵魂一起完全消逝,不留一丝痕迹(除了在那些遗弃的衣裳残留下的几处微不足道的痕迹)。
                          ——让•克劳德•莫万诺

  陈晓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了四年后,她决定开始作为摄影艺术家的事业。她的作品反映了一位职业女性对待生活和工作的看法。陈晓的作品《油田女工》曾在2006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展出。作品《Chrysalis》于2007年在连州国际摄影大展上展出,并于2008年在澳大利亚国家摄影中心展出。她目前在巴黎生活和工作。 

 

金江波
 
  正当世界在金融危机的当儿蹒跚而行时,全球经济引擎发出了轰鸣。金江波的摄影作品捕捉到在准备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同时上海这座城市的种种变化。影像描绘了上海各处建筑工地,据说不久的将来,全球将可能有7000万人蜂拥而入这个现场。但是问题仍然存在,那就是这台“引擎”会推动城市走向更美好的未来吗?
  金江波(生于1972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在东京学习多媒体设计管理后,在上海大学数码艺术中心数码影像艺术工作室任教。金江波的作品曾在各地展出,包括在北京墙美术馆(2008年)和新西兰戈维特布鲁斯美术馆(2009年)举办的个展。2008年,他在第四届连州国际摄影大展上获得“杰出艺术家”称号,并荣获金奖。他目前是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专业博士生。

 

莫毅

  莫毅的《红色电线杆》系列,着力刻画了城市街头的小广告,内容从公寓出租到性病治疗和假证。小广告代表了涌入城市找工作的学生和移民洪流所驱动的一种地下经济。莫毅将这些小广告从日常生活的无闻状态中抽离出来,从而强调了它们的存在。
  莫毅(1958年出生)以摄影的手段对日常生活进行研究,并因此而闻名。他最著名的系列作品《我的邻居》,通过系统地记录寻常物品和空间,例如公寓建筑入口、走廊、窗上的空调以及院子里晾晒的被子等等,记录了典型的中国城市社区。他参加过各类展览,如东京Zeit-Foto艺术沙龙“舞蹈的街道”(1999年)、大型巡展“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和录像”(2004年)以及芝加哥华尔士画廊“我的邻居”(2007年)。

 

宋朝

  宋朝的摄影作品提供了山东一个煤矿矿区的个人肖像。在五年时间里,宋朝多次前往矿区,首先拍摄矿工本人,然后拍摄他们周围环境的肖像——他们的家人、服务区成员,最后是风景本身。这些作品提供了一种令人瞩目但却个人化的视角,着眼于煤矿开采对于一个小社区所造成的影响。
  宋朝(1979年出生)在山东的矿区长大,曾在一家矿业公司工作了四年。2001年,他开始拍摄自己周围的环境。2002年荣获中国国家摄影奖铜奖,并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2003年)、阿尔勒摄影节(2003年)以及瑞士洛桑爱丽舍美术馆(2005年)举办过展览。


熊文韵

  在我的旅程中,无论何时我爬上山峰,我看到西藏司机和乘客留下的彩色的经幡,西藏人喜欢把红、橙、黄、绿、蓝和紫搭配在一起。据说这种色彩搭配来源于彩虹,而彩虹是通往上帝的天梯。我相信这种有条不紊的形式是宇宙中最单纯的美的形式。一种永恒的秘密隐藏在这美的单纯形式之中。
——熊文韵

  《流动彩虹》作品的灵感来源于熊文韵在途经西藏公路路边点缀的简陋房屋。她将西藏人祈祷的旗帜上的色彩附着在他们的建筑上,创造了十分醒目的构成,这种单纯的美被赋予了环境保护活动的信息。“我非常希望《流动的彩虹》沿着这通过世界屋背的路上,将唤醒人们对自然生态和人类环境的关心,”熊文韵这样说道。
  熊文韵(1953年出生)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后来在日本筑波大学获得日本绘画硕士学位。她的绘画、摄影作品和雕塑曾参加过多次展览,包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展(1998年)、“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和录像”巡回展(2004年)以及意大利巴勒莫艾柯画廊举办的展览(2008年)。

 

曾翰

  曾翰和杨长虹的《叫魂——动漫》系列,探索了社会、文化、环境和政治如何影响并支配着个体。
  COSPLAY,或者说角色扮演,指的是爱好者们扮演成日本动画片或漫画中的人物。在曾翰和杨长虹的作品中,他们拍摄了一组深圳青少年。这些青少年制作并穿上动漫服装,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少  男少女,而是变成了超级英雄。作品述说了想要变成别样东西的渴望,在当今的社会里进入到一个现实与虚构的“虚幻世界”中。
  曾翰(出生于1974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主修国际新闻与传播专业。他的作品曾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2002年)、连州国际摄影大展(2006年)、美国休斯敦摄影节中国年(2008年)、澳大利亚摄影中心(2008年)以及上海M97画廊(2008年)展出。曾翰目前在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

 

赵亮
 
  赵亮在他的摄影和录像作品中营造了抽象而美丽的风景,从近处观看,则描绘了代表北京巨大变化的场景:盖着绿网的建筑工地,河水中漂浮的垃圾。他的录像装置《河》邀请观众凝视飘浮着的垃圾以及天空美丽倒影的混合,形成了对于环境状态微妙而有力的诠释。
  赵亮(出生于1971年)199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1994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他是一位著名摄影家、纪录片艺术家,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拍摄和纪录北京朋克和艺术青年亚文化群。他的纪录片《罪与罚》于2007年在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上荣获金气球奖,影片《上访》在2008年嘎纳电影节上放映。他还将于2009年12月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沃克艺术中心举办的个展上放映录像作品《沉睡者》和《叙事的风景》。

 

阿德•冯•登德伦
 
  2003年至2008年之间,阿德•冯•登德伦在沿地中海的十七个国家旅行。这个地区处在旅游业飞速增长以及地理政治地位所带给它的政治、文化和宗教冲突的巨大压力之下。非洲、亚洲和欧洲,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富裕与贫穷在这里交汇。其结果便是一系列令人困惑的影像,表现了不久前涌入土耳其和埃及的俄罗斯游客,以及在利比亚的朝鲜外来工。但是冯•登德伦也对迅速扩大的大规模旅游所导致的危急形势有着自己的判断,诸如北非以及西班牙和希腊等欧洲国家严重的水资源问题。
  阿德•冯•登德伦(1943年出生)一直担任包括《自由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德国国家地理杂志》、《德国明星周刊》以及《独立》等出版物的摄影记者。他由于“走,不走”这个有关欧洲迁移问题的极富挑衅性的项目而为人所知,为此获得了佩皮尼昂国际摄影节奖及关怀奖。冯•登德伦的作品还赢得了其他几个重要奖项,包括2007/2008年度荷兰视觉文化、设计和建筑基金会大奖。阿德•冯•登德伦是巴黎VU图片社成员。

 

弗兰克•冯•德•萨尔姆
  弗兰克•冯•德•萨尔姆创作了往往提出有关事物比例问题的风光和街景。他以细节的精准,通过利用机背取景相机聚焦的可能性,锐利的大画幅照片营造出一种疏远的感觉。用摄影的手法映现了商业场所、基础设施网络或是受我们人类存在侵扰的自然带,观众应邀驻足思忖这些地方以及它们在社会中所发挥的更大的作用。
  弗兰克•冯•德•萨尔姆(出生于1964年)八十年代初在代夫特理工学院学习,九十年代初就读于鹿特丹美术学院。他目前与建筑师合作,如大都会建筑事务所的雷姆•库尔哈斯以及赫尔佐格与德梅隆等。他的摄影作品大量发表,并在世界各地的画廊和美术馆展出,其中包括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2001年)以及瑞士苏黎世Haunch of Venison画廊(2005年)。

 

杰拉德•冯•德•卡普

  在《上帝啊……我要把旗挂起来》当中,杰拉德•冯•德•卡普着眼于当代青年人文化中手机的使用上。一系列手机短信息在一台电视屏幕上显示出来,形成了卡普与一位中国女大学生关于爱情、男友、服装以及大学日常生活的聊天对话。厦大女生宿舍阳台上晾衫的衣服的大画幅照片,充当了这一对话假想的舞台。当代通讯系统制造商们往往宣传他们产品的速度和设计。但是手机短信息的匿名性与对话的私密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作为一位不断开拓的影像创作者,自1980年代以来,杰拉德•冯•德•卡普(生于1959年)屡屡从摄影转向录像、音乐和互联网,或者是它们之间不同的组合——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付出多大努力。他以00-卡普的名义定期扮演电视主持人,这使得他在2003年和2006年创作了巴赫《马太受难曲》的视听混音作品。2007年,他以自己的作品获得了歌手奖。

 

亨克•维尔德舒特

  每年,数千非法移民怀着美好明天的梦想,进入“欧洲堡垒”。这些人往往从少数衣锦还乡者的故事受到鼓舞。在法国港口城市加来被称作“露营地”的地区,亨克•维尔德舒特拍摄了这些移民等待渡海前往英国寻求梦想之际那种骇人听闻的生活状况。他们常常仅仅为了找到工作而落在不明不白的人贩手中,在那些指望降低生产成本的工厂里充当廉价劳动力。
  摄影家亨克•维尔德舒特(1967年出生)接受《人民报》、《誓言报》及《自由荷兰》等荷兰杂志和报纸以及几家设计和通讯社委派的工作。在他自发的报道记录项目中,他往往在很长时间里致力于一个单一的主题。他以这种方式着眼于一种形式的发展——或无望。《加来避难所》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有关欧洲非法移民问题的大型系列的组成部分。

 

杰奎琳•哈森克
  按照2004年财富世界500强的列表,汽车工业是全世界最大的行业,其总收入达到15382.72万亿。每年,汽车工业都在国际车展上展示其最新的产品。在底特律、纽约、东京、上海、法兰克福、日内瓦和巴黎举办的这些展览,就该行业而言是最为重要的。2004年6月,中国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车展,2005年4月在上海举办了第二届。这些车展对于该行业来说也至关重要,因为中国现在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但是当汽车制造商希望用自己的产品使自己有别于他人的时候,他们都用同样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最新车型:女模特。从2002年至2006年,摄影家杰奎琳•哈森克参观了上述车展,拍摄了车展上的香车美女。
  杰奎琳•哈森克(生于1966年)以精确而不断重复的手法创作了反映我们社会经济全球化的摄影作品。自1993年以来,她便一直关注着全球500强企业,以各个公司希望显扬自己的视觉形象的方式展示了经济强权的世界。2002年,哈森科在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上荣获无限奖。目前,她在纽约和阿姆斯特丹生活工作。

 

提奥•尼克斯

  《观众》这一装置作品着眼于阿姆斯特丹作为消费者的猎场那种步伐匆匆、无以逃避的生活。消费者中心是一个游客与当地人相混杂的地方,往往看起来像是不顾一切地努力购买任何可食的物品,通过购物这个举动获得愉悦。杂乱的举动、人头攒动以及整体的丑陋感让人觉得像是世界末日。在拍摄过程中,提奥•尼克斯越发面对攻击、冷漠和反社会的举动。对于提奥来说,这种举动是公共空间商业化以及公共秩序规章制度的产物——提奥因为“没有任何特殊理由而到处闲逛”被送上法庭时,成了警察胁迫恐吓的受害者。
  提奥•尼克斯(生于1959年)致力于荷兰街头摄影这一悠久的传统。不添加任何视觉的戏剧化成分,也没有一张照片是摆拍的。他从不使用闪光灯,也从不提问。提奥•尼克斯在1989年为拍摄阿姆斯特丹的街道而拿起相机,于是结束了自己作为画家的所有活动。出版了几部摄影书籍后,他在2009年得到了荷兰视觉艺术、设计与建筑基金会的补助金,以便线上出版完整的街头活动百科全书。

 

瓦辛克•伦德格伦
 
  在前往上海和北京旅游期间,瓦辛克•伦德格伦记录了中国的一家大型企业。瓦辛克•伦德格伦把空塑料瓶摆在大画幅相机前面,在收集瓶子的人“表演”他们的日常工作的同时,拍摄了他们:他们收集废物垃圾,以便当作回收利用材料出售。在摆拍和抓拍怪异的相互交织中,这种日常的劳作在不断重复的影像中被捕捉下来,只是展现了一个城市的北京和一个在捡起瓶子的瞬间被拍摄下来的人。收集瓶子是一种被贫穷所驱使的环境保护。
  从美术学院毕业后,瓦辛克(生于1981年)和伦德格伦(生于1983年)便以瓦辛克•伦德格伦的名义开始合作。他们迷恋现代大都市的生活,其作品具有以玩笑的心态来探究摄影这一媒介以及他们作为影像创作者的角色的特点。目前,瓦辛克在伦敦居住,伦德格伦住在北京。2007年,《空瓶子》一书获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大奖。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 邮编 100015, 电话 + 86 10 6432 2663, info@threeshadows.cn
每日10时至18时,免费开放,周一休息(布展期间闭馆)  京ICP备07016948号
Copyright 2007-2009 ThreeShadows Photography Art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