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开放时间:每日10时至18时(免费开放)

 周一休息(布展期间闭馆)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

 邮编:100015
 电话:010-64322663

 

 三影堂+3商店网店链接地址:

 http://shop103089473.taobao.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展览与活动 >> 过去展览 >> 2012 >> 荒木经惟:感伤之旅/堕乐园 1971-2012
  • 名称: 荒木经惟:感伤之旅/堕乐园 1971-2012
  • 编号: 201206300830
  • 浏览次数: 311

荒木经惟:感伤之旅/ 堕乐园1971-2012

主办: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协办:兰州谷仓当代影像馆

策展总监:荣荣、映里

约策展人:本尾久子

策展人:毛卫东(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王  莲(兰州谷仓当代影像馆)

展出艺术家:荒木经惟

展  期:2012年6月30日–8月31日

 

座谈会:荒木经惟的摄影艺术

参加人:荣荣、杰罗姆·桑斯、本尾久子

时  间:2012年6月30日下午4时

地  点: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100015

著名摄影家荒木经惟是日本摄影界的一位奇才,始终因为他拍摄的对象和情色的拍摄方式而颇具争议,然而在那些色彩艳丽的激情和香艳背后,不经意间却还有无尽的忧伤与感叹,二者集于荒木一身。

1971年,荒木携妻子青木阳子旅行结婚,途中拍下了《感伤之旅》,以“私写真”的姿态确立了他的个人摄影宣言。“《感伤之旅》是我的爱,也是我作为摄影师的决心。我拍摄自己的新婚旅行,所以是真实的摄影”。可以说,荒木从这本自叙体摄影集开始踏上了艺术的旅程。其后的《春之旅》和《冬日之旅》又以忧伤和叹息拍摄了阳子的故去和爱猫奇洛的离世,以看似平淡的视角和手法昭示了荒木的另一面。

2012年,作为对311地震的深思和哀叹,荒木以《堕乐园》为题,创作了一系列以花卉和玩偶为主题的作品,这是迄今为止荒木最新的作品。

本次展览展出了选自《感伤之旅》、《春之旅》和《冬日之旅》的110幅原作照片(作品由兰州谷仓当代影像馆王西野先生收藏),同时展出40幅新作,并选播荒木经惟自创的作品展示形式Arakinema。

我已经无法忍受下去了。但不是因为我得了化脓性中耳炎。只不过是因为现在的时尚摄影如此泛滥而已。面庞、裸体、个人生活或者风景都成了谎言,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照片。《感伤之旅》这组作品却不同于那些虚假的东西,它既是一个人的爱,也代表着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决心。他没有因为这是自己新婚旅行的照片,就去标榜它是真实的。他把自己的爱情当作自己作为摄影艺术家的出发点,就像是一部描写自己经历的私小说。我认为最隐私的东西一定是私小说,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因为我一直认为私小说才最贴近摄影。虽然只是把新婚旅行的经过原封不动地呈现在那里,无论如何请先把每一页看完。

我用胶印的手法把这古老陈旧的灰白色的影调呈现了出来。如此看来,照片里更透出感伤之旅一般的感觉。这是成功的,你也应该会喜欢。我从这再日常不过的流逝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荒木经惟

 

 

 

 

 

 

 

 

 

 

 

 

 

摄影为“私”是也

——写给《荒木经惟:感伤之旅/堕乐园 1971-2012》摄影展

    说起荒木经惟摄影作品的起始点,正如我以前提到过的,是1971年自行编辑出版、限量1000本的《感伤之旅》。本书刊登的宣言原文,最早也是出自那本作品集的序文,这实际上也可以称之为荒木经惟对于“私写真”的宣言。《感伤之旅》用赤裸裸的黑白影像记录下了1971年荒木与阳子的新婚旅行,并且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荒木经惟作为摄影艺术家的地位就被确立了下来,并且在他的作品里自始至终贯穿着“私=写真”的概念。

    结婚20年后,阳子被子宫瘤夺去了生命。在婚后生活的日子里,荒木经惟拍摄的绝大部分影像,都出自他们二人在寓所(东京世田谷豪德寺公寓)开始的婚后生活的点点滴滴,比如无比幸福灿烂的微笑,和爱猫奇洛嬉戏的身影,夫妇二人的旅行,被无数被摄体侵蚀的宽敞的阳台等等,直到阳子的病情把这一切幸福的光景都打破了,最后,阳子静静地趟在棺木里,面庞淹没在无数花海中(《冬之旅》)。在葬礼上,荒木经惟怀抱着的阳子那华贵雍容的遗容,也是荒木经惟在她生前留下的。

    阳子出类拔萃的美丽是毋容置疑的。然而从她的内在所映衬出的魅力,通过不间断的快门声和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得到了增强,并且清晰地反映在荒木的作品中。荒木经惟常常说:“照片是被摄体和时间组成的。……我们拍摄的不是空间,是时间。我们在框取的其实是时间啊。”

    荒木经惟,1940年作为长子出生于东京台东区三轮的一个普通市井家庭。父亲长太郎是位制作木屐的匠人。新吉原附近江户时期的净观寺成了他幼年玩耍的地方,据说那里葬着许多生前无亲无故的艺妓。他的父亲把摄影当成兴趣,这也深深影响了荒木经惟。他从都里上野高校升入千叶大学工学部摄影学科,在大学期间受到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响,在大学的毕业制作中创作了电影《阿幸》。1963年毕业当年,便进入电通广告公司成为了一名摄影师。20世纪60年代日本战后社会复兴这一热火朝天的大背景下,他拍摄的以市井儿童为主题的摄影作品《阿幸》一举获得了首届太阳奖。

    荒木在电通公司担任广告摄影师时,也着实发挥了他的能力。一方面他有自由使用公司摄影棚的权利,做过秘书之类的文职,拍过很多女模特的摄影作品,其中就有后来1972年成为他的妻子的青木阳子,漫步于市井街道、抓拍大量人物等等,荒木经惟把精力投入到所有这些个人的作品中。

    丧夫的母亲在1974年也离开了人世,荒木主持了葬礼。“好像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安详的面容,我凝视了许久。我看到了超越现实的东西,那正是母亲的“死景”。

    荒木说,生(Eros)与死(Thanatos)都被包含在摄影中。(1993年的摄影集《EROTOS》的标题就是荒木经惟把这两个词连结在一起组合而成。)他还说:“与爱的人死别使得摄影作品更加深化。”对于荒木来说,摄影是游弋于来世与今生之间的船。几年前查出身患前列腺癌的荒木,经过手术治疗得到康复后,对于生与死的理解更加大彻大悟了。

    认识荒木的人都知道,他为人率直,待人亲切热情,语言幽默诙谐,腔调丰富,这样的印象深深印刻在每个人的心里。这也是为什么在和荒木的镜头对峙的一刻,大家都努力地使出全力去表现的原因之一。不只是拍人,在街头他也一样会放开手脚去拍摄。东京的街头对于他来说就像磁场,当他阔步其中时,不管是一丁点儿不和谐的感觉,还是擦肩而过的一瞥,都逃不过他的快门,有如雷光石火一般被他捕捉下来。这样的作品充满了魅惑与欲望,连小样都成了无需剪裁的有着完美构图的作品荟萃。可是,为什么在看他的作品时会有一种压迫胸口的感觉呢?  

    自从1989年夏天阳子获病入院以来,荒木拍摄天空的作品便多了起来。19901月,在和阳子说了最后一声“谢谢”后,阳子安然离世。为记录下阳子的死,荒木拍下了她最后的身影。“在那以前我曾经说过,等我到了50岁我开始拍人像。其实教会我如何拍摄‘人像摄影’并一直给我拍摄机会的,就是阳子。直到最后她离开,也给了我最后一次这样的机会。”荒木这样说道。最不可思议的是,他拍摄了阳子临终前病房里怒放的辛夷花。“妻子过世后,我总是在拍天空。”他接着说道:“开场白是否也就是尾声呢?”在痛失爱妻的这年冬天,东京下起了大雪。爱猫奇洛跳上积满白雪的阳台,在上面蹦来跳去。自从阳子把它从姥家带来这里,作为家庭成员一起生活着的这只雌性小猫的一举一动都激励着荒木,而且荒木也把它拍到了作品中。

    这个阳台对于荒木来说简直成了一个拍摄的场地。在荒木经惟生日的时候,罗伯特·弗兰克一行人曾到访过这里,还举办了盛大的生日晚会。荒木曾一直拍摄的夕阳下的天空,也是从这里望见的。这幢曾和爱妻共同生活过的位于世田谷区的公寓楼,因为过于陈旧,今年将要被拆除,所以荒木也不得不搬出这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日本东北地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地震和海啸灾害的袭击。在这个充满回忆的阳台,荒木在黑色背景前把瓷娃娃、恐龙模型玩具和花摆放在一起,怀着对阳子和灾区的哀思,试着重现这样的一个乐园。“可是,这终究不能变成一个完完全全的乐园。落入了阴间的世界,因此我称之为——堕乐园。”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荒木经惟在日本被理解成只拍摄捆绑、过激人体摄影这类猥琐的女性特写的摄影师。从1995年以后,随着欧洲巡展《AKT·TOKYO 1971-1991》成功举办,荒木在欧洲受到了极高的评价。在欧洲获得成功的同时,他在日本也受到肯定。荒木所说的“私”摄影,被认为是日本文化的代表,从而进入了艺术世界。年轻人热烈追捧他,甚至了出现了“小荒木”这样的组织。他自称“天才荒木”,发表大约450余册的作品,因其独特的性格而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符号,就连过去恨不得把他扔进监狱的警察们如今也成了他的信徒。2008年,荒木获得了澳大利亚授予的最高等级的文化勋章。

    荒木经惟丰富的作品表现,因为涉猎广泛,应该全方位地进行鉴赏。这一次,能够把荒木经惟最具价值和最令人感动的作品通过睿智的收藏家的悉数珍藏带到中国,以在三影堂展出为契机,也得以在各地美术馆展出,对此,我谨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感谢。

    荒木说:“摄影就是人生。人活得没有乐趣,也不可能拍出有乐趣的照片。”在荒木的照片里,他没有半点儿迟疑,不惜一切地用照片展示出了他的全部。“一定要一天到晚地拍照!就像人的脉搏一样,确认我还活着。如果我死了,那我的写真也就结束了。

    摄影的真神啊,请授予你天赐的孩子——荒木经惟得以永生!

 

                                                                                 本尾久子 (策展人 编辑

                                                                                                                                                                                             20126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55号, 邮编 100015, 电话 + 86 10 6432 2663, info@threeshadows.cn
每日10时至18时,免费开放,周一休息(布展期间闭馆)  京ICP备07016948号
Copyright 2007-2009 ThreeShadows Photography Art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